好片鉴赏,拒绝内卷!所以这种片子才值得吹爆

发布时间:2021年06月18日 作者:admin1212



如果用一个词来总结上半年,那一定是“内卷”。

从学校到职场,从儿童到家长,焦虑弥漫整个社会。“内卷”愈演愈烈,全民“鸡娃”时代到来。父母绞尽脑汁,用打鸡血的方式教育孩子。教育演变成了“军备竞赛”。

就像热播剧《小舍得》中的台词所说的一样:人人都站着看戏,没人敢坐下来啊。


图片

今天要推荐的,恰好是一部完完全全“反内卷”的纪录片。它为我们提供了关于教育的另一种可能性。正在“卷”的家长和孩子都应该看看它

图片

这部纪录片,在今年柏林国际电影节大放异彩。虽然电影时长长达三个多小时,跟同期入围的“性感”、“尺度大”的影片相比稍加寡淡。

但就内容而言,它毫无疑问是主竞赛甚至所有单元中最动人的作品之一。并最终在转为线上的第一阶段评审中获得银熊评审团奖。


剧情很简单,导演用217分钟记录下来一个“小升初”班级的点滴日常。看似无聊普通,但口碑却不是一般的好。


烂番茄好评度100%,豆瓣评分8.5,甚至不少看过的观众反馈:三个半小时根本不够看。哪怕是四个小时也不会觉得累。

图片



精彩在哪儿?在于影片这个班级里另类的“班主任”。开篇,天刚微微亮,一群十二三岁的“小懒虫”们迈着沉重的步伐走进教室。


正当你以为他们教室即将传来洪亮的朗读声时。


班主任巴赫曼却说:你们还困吗?谁还没睡醒?好吧,那所有人都再眯一会儿。



你很难想象,这是出自一个老师之口。再看看他与学生们的相处日常:谈心聊天、唱歌作曲、烹饪美食,每一堂课都是在“玩”。


没有充满励志标语的教室,也没有死板的数学公式,更没有打鸡血的老师。这个班级在全民鸡娃的当下,节奏慢的不止一点点。除了另类的“班主任”,这个学校也有那么点“奇怪”。


格奥尔格·毕希纳学校,位于德国西部城市施塔特阿伦多夫。在这个人口刚过两万人的小城中,四分之一的人口并不拥有德国国籍。百分之七十的居民拥有移民背景。


纳粹时期,这里曾经是欧洲最大的军火生产地。

战争结束后,工厂没有被摧毁,新工业转移到了施塔特阿伦多夫。

铸造厂和费列罗巧克力厂成为这个城镇的新中心。工业的发展,需要大量廉价的劳动力。


自上个世纪三十年代起,这里不断涌入土耳其、俄罗斯、保加利亚等国的移民。

巴赫曼的班级,就是这个城市的缩影。班上的学生,大多都来自于这些移民家庭。他们的父母几乎都是工人,生活并不稳定。受教育和享受社会进步的机会也很有限。



这群学生有着不同的宗教、语言、文化和习俗。虽然正处于花样年华,但他们却没有“根”,在这个城市里没有任何归属感。


巴赫曼深知这些孩子内心的胆怯和不安。他为这些学生营造了一个开放的学习氛围,不带任何偏见与孩子们交往。他与孩子们平等的聊天,聊日常的生活,聊学生们的梦想,聊彼此的家乡。


他还开展了许多非学术技能促进孩子们交流并克服语言障碍,如:杂耍,石雕,跳舞,作曲等。



像来自保加利亚的小女孩Stefi。刚移民到此的时候,她还听不懂当地的语言,性格也很内向。但来到巴赫曼班级半年后。德语说的越发流畅,还当上了班级乐队的主唱。


她唱歌时的自信散发着专属于这个年纪的动人魅力。




还有另一名学生Jamie。他是当地的富二代,接受的一直是德国教育。他没有其他孩子的移民经历,自然对其他学生的生活、学习上的困难很难共情。


当巴赫曼提出让他帮助学习不好的同学时,他十分反感。他觉得一起上课,一起学习,别人学不好是别人的问题。



但半年后,你会发现Jamie发生了惊人的转变,他融入了班级集体。不仅学会了换位思考,也不再那么争强好胜。这些细微的改变都要得益于巴赫曼老师的教育。


他坚信,让学生加强自我价值要比让他们学会勾股定理更加重要。



他将所有人都一视同仁,放低姿态和学生们平等交友。


所有学生在他的课堂上都可以畅所欲言,无所顾忌。


他会询问孩子们的梦想,并加以鼓励;


也从不吝啬赞美之词,给予孩子们信心;


观影过程中,最让人感动的地方就在于:学校不再是充满竞争意识的赛场更像是孩子们的起居室。


巴赫曼老师为他们塑造了一个值得信赖的空间,也给他们提供了一个展现美丽和自我尊严的机会。



也是因此,巴赫曼老师才是这部电影最动人的主角。没有亮眼的教学成绩,也没有桃李满天下的名声。


有的只是谆谆教诲和循循善诱。


巴赫曼先生让我们看到了一个教师原来是一个英雄,一位智者,甚至民族国家的塑造者。


虽然每个国家的国情不同,但这仍能触动我们去深思教育的另一种可能性。


教育,是否只能跟成绩、排名、名校挂钩?


每当招考政策出现变动的时候,都可能牵动无数家庭的命运,在网络上掀起新一轮的焦虑。


但我们在焦虑的同时,也应该注意内卷对孩子们的负面影响。


当我们执着于孩子的成绩时,很有可能是在弥补自己过去的遗憾。


尼尔·波兹曼在《童年的消逝》中说过:


“不得不眼睁睁地看着儿童的天真无邪、可塑性和好奇心逐渐退化,然后扭曲成为伪成人的劣等面目,这是令人痛心和尴尬的,而且尤为可悲。”


我们对教育的期待,应该是守护孩子们的天性。


将孩子作为一个独立的个体而不是家长梦想的继承者。


允许孩子们去做一个普通人,才是内卷时代下每个家长和老师的必修课。